发新帖

双轨制的房产税和房地产长效机制

时间:2017-8-11 14:31 0 586 | 复制链接 |
来源: 金羊毛工作坊


导读:博鳌房地产论坛上几个人的观点很有意思,从中可以看出房地产长效机制的方向——

樊纲:应该马上推出房地产税,并建议可以使用双轨过渡的办法来实行。
“新房新办法,老房20年过渡。老房子的钱已经交过一轮了,交的税有20年的时间折现,大概都折现没了,20年之后再征房地产税,对那些老房子是合理的。”

巴曙松:从长效机制来说,还是要增加中心城市群或者以中心城市为核心的大都市群现有的供给,盘活现有的存量,增加房源的供给,不是把大量的土地开发能力放到已经没有太多人流入的三四线城市,加快流通,以及发展租赁。

要增加中心城市群或者以中心城市为核心的大都市群现有的供给,盘活现有存量,增加房源供给,不是把大量土地开发能力放到已经没有太多人流入的三四线城市,加快流通,以及发展租赁。

巴曙松(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这一次房地产调控应该说是属于力度空前的,从范围、手段和频率来看,跟以前相比是力度空前的,这一点也会引发未来相当长时间内房地产行业的洗牌。


这里面我们看到不同的城市的调控所采取的对户籍、区域、限购套数的详细内容,大家如果把这次限购的城市和前面几次做对比,会发现以前每次限购基本上不同省市都有一两个中心城市进入限购清单。


但这一次我们看到很多种西部的省会城市没有在限购城市里面,而几个大的都市圈周边的名不见经传的三四线城市进入到限购清单,这也意味着中国的城镇化正式进入到以大都市群作为主要载体、主要动力的发展阶段。


以前谁能想到在张家口会限购呢?谁能想到沧州会限购呢?所以这是很典型的城市群发展特征,以大都市群为城镇化发展的主要动力。


限购的力度也是非常严的,我们对比了限购、限贷、限售、限价,基本上是恨不得有的地方就是政府来定价,所以这个限购的力度也是非常严的。


房地产主要的要素,一个是土地,一个是资金。房贷明显地收紧,两次调控以后,购房者使用杠杆的比例和杠杆力度在下滑,贷款变得越来越难,贷款的占比、实际首付比例和实际贷款年限都出现了明显的调整。


去年、前年银行统计的口径,贷款里面中长期贷款,居民部门占到45%,有的月份差不多当月新增贷款70%、80%是贷款买房子的,这个状况正在出现显著的变化。银行的信贷收紧,大部分银行的首套恢复基准,部分开始有基准的上浮,我们这里统计了不同的银行在执行贷款利率方面采取的措施。


我们看到房贷利率,实际的利率从统计口径看,在稳步的上升,在紧缩、市场调整的格局下,5月份的房贷利率比3月份上升了差不多10%,放贷的周期也明显的延长,从原来从银行获得资金的过程、审批的严格程度,使得它的放贷周期在上升。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看到了一线城市新房的成交量在3月份之后明显下降,或者处于低位。


北京和天津这个城市群在调控之后的交易量下降是非常明显的,上海和深圳虽然没有非常严厉的行政调控,但是整个房贷利率的上调以及市场本身处于高位,开始出现低位的徘徊,北京和天津的二手房价已经在连续出现下跌。深圳、上海、杭州和南京有上涨,但是涨幅在收窄,这是整个市场的大的趋势。


北京的整个市场交易节奏明显放缓,可以观察的数据是二手房网签量的波动,环比下降36.1%,比3月份下降了58%,这个数据是2015年3月以来的最低点。5月份北京二手房的成交均价,13个城区有9个均价环比下跌,其中西城区的统计跌幅是最大的。


二线城市具体的判断是冷热不均。我们看到成交价和不同城市波动的情况,非常的分化。一线城市受到调控,所以开始趋冷,但是二线城市分化的情况非常明显。二线城市的新房成交量,3月份之后有所下降,但实际上还是非常活跃,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这次来的不少公司是上市公司,今年上半年的交易还是非常活跃,很多公司销售创新高。


南京和杭州这一轮的调控力度多次加码,所以使得二手房的市场开始下行。长三角地区去库存周期明显缩短,所以库存压力长三角地区没有那么大。


其中,供应的下滑是销售下滑非常重要的原因,我们看到不同地方新增的供应出现了明显的收缩,这也是调控首先反映在供应减少上。怎么样防止供应的减少和将来需求恢复的时候新的上涨压力,我觉得现在应该开始考虑。


在三四线现在是加杠杆的情况,三四线城市的成交量还处于比较高的位置,部分三四线城市的成交量还大幅的上升,比如说桂林、昆山、徐州、潍坊这些城市5月的成交量比3月份增加了50%以上,这在方向上,跟中心城市、大都市群的方向是不太一致的,但是因为在中心城市,土地的供应减少,调控力度大,就使得很多需求转到了这样一些三四线城市。


这一轮调控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大都市圈、城市群同步上扬,在扩张周期。在调控时期,我们也看到在同一个城市群里面,不同都市之间出现明显的分化,以5月和3月的数字做对比,在环北京城市圈里面,我们既看到固安、唐山等地价格明显回落,也看到香河、廊坊在上升,所以背后还是要看在调控时期和中心城市之间的经济的联系度是不是紧密。


上海同样是一个分化的三四线的表现,环上海的新房成交波动情况,扬州、宁波回落比较快,而太仓、湖州、舟山上升的比较快。所以在调控时期,同一个城市圈里边出现了明显的分化。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行业的洗牌在加速,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这是刚才大家反复讨论的采取的策略,挤出竞争对手。


我们从前五名的开发商住宅销售额的占比,可以清晰地看到集中度的提高。以前博鳌房地产论坛刚开始的时候,整个中国前10大开发商的市场占比是非常低的,在10%上下持续了好多年。


最近几年在市场洗牌的时期,我们看到了前10大开发商市场集中度的迅速上升,我们可以对比一下美国前十大开发商的市场集中度,作为一个相对成熟的房地产市场,它的前十大开发商的集中度大致平稳在29%、30%的水平。


这几年,中国的前十大开发商都在发力,前十大开发商的销售收入增速明显加快。最近这两三年,已经从百分之十几上升到31.5%,这个水平已经比现在美国的前10大开发商的占比相当,甚至略有超过,而且目前我们这个趋势还在继续中,所以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新特点。


销售的增速也出现了明显加速的情况,我们看到一些千亿级的房企2017年计划推的新盘的增速计算下来,还保持着非常高的增长速度。


今年上半年销售的完成情况,从上市公司来看,比预期的好,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最近资本市场的房地产上市公司价格大幅上扬,就是在调控的市场背景下,他们的销售完成情况,特别是一些大的地产公司表现良好,是支持今年股价表现的很重要原因。


如果看前50名的开发商,我们也看到类似的迹象,前50名开发商的销售额和销售面积的增速分别高出全国平均水平的41%和35%。


同时,从土地市场来看,竞争还是非常激烈,土地市场焦点在转移,湖北、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土地市场在4-5月份有回暖的迹象,这也是表明都市群发展的需求还在。三四线城市的土地溢价率处于高位,河源、衢州、江门、宿州、泉州这些地区的土地溢价率还处于高位。


从拿地的开发商的情况来看,碧桂园、中梁地产、龙湖地产这些开发商调控后拿地量明显增加,金地、恒大等4、5月份拿地量也比去年大幅上升。


大家都会谈长效机制,在调控短期这么严厉的措施冷却之后,长效机制怎么建?我们调控还要顺应中国城镇化发展的趋势,它将是一个以都市圈、城市群为主要发展载体的市场。怎么样顺应这么一个趋势,把主要的开发的力量和城市群的建设结合起来。


所以从长效机制来说,还是要增加中心城市群或者以中心城市为核心的大都市群现有的供给,盘活现有的存量,增加房源的供给,不是把大量的土地开发能力放到已经没有太多人流入的三四线城市,加快流通,以及发展租赁。


通过这样的长效机制来促进这个市场平稳的发展,支持中国城镇化从前一阶段全面的加速,转向一个以大都市群、以城市圈为主要载体和主要动力的发展新阶段。


樊纲:应马上推出房地产税 可采取双轨过渡制实行
来源:中新经纬2017-08-08


[摘要]樊纲在博鳌房地产论坛上接受采访时称,应该马上推出房地产税。他建议,可以使用双轨过渡的办法来实行,新房新办法,老房有20年过渡期。


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8日报道,关于如何建立房地产长效机制的讨论由来已久,近期,多地开始试点租购同权。租购同权能否真的实现?租购同权后,房产税又该如何推进实行?在8月8日2017博鳌房地产论坛上,经济学家、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回应了上述问题。


各地应推出办法保障租购同权


7月17日,广州发布《广州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工作方案》,首次明确了“租购同权”的概念,一时引发市场热议。7月20日,住建部等9部门联合发文,选取广州、深圳等12个国内城市开展住房租赁试点工作。此后,多个城市陆续出台房屋租赁相关政策。


租购同权究竟意味着什么?又能否真的实现?


樊纲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租购同权的含义是,作为一个租赁者,和自有住房持有者在住房这一问题上是同权的。“现在许多人觉得租房不踏实,担心被房东赶出去,或者房东天天涨价。租赁者能否有法律的保障实现租者的权利,这是现在要解决的。”樊纲说。


租购同权后,租房者的孩子能否也上学区房?


在樊纲看来,学区房和社保等都是和户籍管理相关的,而和租售同权并无关系。他建议,各地应出台办法细则明确界定并保障租赁双方的利益,而且要有执法去保障,使租赁市场透明化,这样租赁市场才能发展起来。


樊纲说,这次,租赁市场的发展有了新的契机,中国确实需要发展这一块,我们也特别欠缺这一块,中国的住房自有率是世界最高的,租住率几乎是世界最低的,这是很不正常的一个情况。


建议双轨过渡制实行房产税


关于房产税推出的时机之争也历来是讨论的焦点话题。


樊纲认为,应该马上推出房地产税。他建议,可以使用双轨过渡的办法来实行。


“新房新办法,老房20年过渡。老房子的钱已经交过一轮了,交的税有20年的时间折现,大概都折现没了,20年之后再征房地产税,对那些老房子是合理的。”樊纲说。


那么,在中国房地产税可操作的税率应该定在多少呢?


樊纲表示,具体税率应视各地的情况而定,目前世界各国的房产税率大约在0.8%-2.8%这一区间内,我国的房地产税率可以取中间的一块。


“我建议用累进的方式,豪宅占用的公共资源多,住房容积率低,就应该多交房产税,这样在公共服务上才平等。”樊纲说。

实施房地产税是否会引发房价暴跌?


樊纲认为不会。他说,现在房地产市场在多种行政手段调控下,需求被严重抑制。一旦实行长效机制,合理的需求足以弥补挤掉的不合理需求,房地产仍然能平稳发展。 (原题《房产税还能否推进?如何保障租购同权?樊纲这样回应》)


文章:陈启宗、巴曙松互怼:香港地产大亨是不是相互默契,高度垄断?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蔡雅芸

内容摘要8月8日上午,在2017房地产博鳌论坛举行的一场主题讨论中,恒隆地产董事长主席陈启宗与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就内地房地产企业国际化、香港地区房地产商是否已成为过去等问题进行了激烈交锋。


640_爱奇艺.jpg
▲巴曙松(左一)与陈启宗(中)在讨论中


陈启宗表示并没有反对内地的房地产商到香港。“老实说,我非常欢迎内地的房地产商来香港。”但内地开发商从前是很羡慕香港地区的房地产商,也很尊敬香港的房地产商,经过了20年之后,现在他们相当一部分是瞧不起香港地区的房地产商。


但是他们的本领,陈启宗不认为是特别值得敬佩,更不一定是中国这个大市场里的商界精英应该学习的对象,所以他对香港地区的地产商是有保留态度的。


如今身价100亿美元财富以上的内地开发商们,10年之后、20年之后,未必还能有100亿美元身家。而香港地区的开发商,都是身经百战是从1000个房地产商当中剩下十几二十个大的房地产商,他们一定是有本领的,要不然早就死掉了。


陈启宗还强调,自己非常欢迎内地的发展商到香港来。“你愿意把钱塞到我的口袋里,我为什么不要?你愿意付那么高的价到香港买地,我非常欢迎,因为钱都进到香港政府的手里,将来我的税收减一点也说不定。不过能否赚钱,我是相当有保留的。”


巴曙松则反驳道:“我问过其中几家地产商,说如果跟着你们一起跑,在香港地区高度的垄断,已经整合得那么厉害,我根本拿不到地,你们几家大地产商已经很默契,今天这块地他拿,另外一块地另外一个人拿,我如果价格不拿高一点,我怎么有可能打破垄断,怎么可以国际化呢?”


面对香港地产商垄断质疑,陈启宗说,“你不一定要到香港地区来,世界那么大,你可以到新加坡去,可以到泰国去,还可以到别的地方去,而且我郑重地宣布,香港地区的房地产商没有垄断,更没有默契。”


他继而表示,以往几十年香港地区都是非常开放的市场,但来自日本、美国、澳大利亚这些国家的地产商最后都跑掉了。因为“我不认为他们有足够的经验在香港致胜。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的心态是错误的,瞧不起香港地区的市场,你就不应该来。你可以到美国去,到欧洲去。所以他们这些人能否在香港地区赚钱,我打一个很大的问号。”


巴曙松表示,博鳌房地产论坛也给了陈启宗先生一个表达对内地房地产商不满的平台。台下顿时爆发一阵笑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